• <big id="8cdd5"><progress id="8cdd5"></progress></big>
      <pre id="8cdd5"></pre>

      1. <em id="8cdd5"><form id="8cdd5"></form></em><s id="8cdd5"><meter id="8cdd5"><address id="8cdd5"></address></meter></s>
        <address id="8cdd5"><kbd id="8cdd5"></kbd></address>
        1. <em id="8cdd5"><tt id="8cdd5"></tt></em>

        校本研修

        不要把學習之母變成后娘

        民間教育學常說:復習是學習之母??墒?,善良的母親常常變成兇狠的后娘。當學生被迫在一天或幾天之內做完曾經在幾個星期和幾個月里所做的事情,譬如說,一下子要復習完10節、20節甚至更多節課所教過的教材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大量的事實和結論一下子壓到學生肩上,在他的頭腦里把一切都攪和在一起了。何況,要復習的不只是一門學科的教材,還有其他許多學科哪!正常的腦力勞動無法進行,學生的力量被使用得過了頭。

        怎樣從教育學的觀點來正確地組織復習呢?首先,我建議考慮到學科和具體材料的特點。譬如說,在九年級,復習幾節物理教材跟復習幾節歷史教材,就遠不是一碼事。在布置學生復習諸如物理、化學、代數、幾何這一類學科的規則、定律、公式和結論時,有經驗的教師總是主要地讓學生完成實際作業——練習、應用題、畫圖、制表等等。同時,教師特別注意:學生要想完成一道實際作業,他就得熟悉兩條或更多的原理。在完成這種性質的作業時,就在進行著一種對智力發展來說非常重要的知識遷移的過程——即從相互聯系和相互依存的關系中對概括性的真理進行重新思考的過程。學生應當從新的、以前對他來說是未知的角度來看各種事物和現象。例如,數學教師為了復習而給學生布置一些應用題,學生要解答這些應用題,就得在頭腦中既復習幾何形的體積,又復習三角函數。多年的經驗使我深信,如果一條理論概括能跟另一條理論概括相接觸、相聯系、“掛起鉤來”,那么就好像在知識的遷移上發生了飛躍:兩條真理都被更深刻地理解了,學生在這些理論概括中看出了他以前沒有看到的東西,似乎明白了其中的一條,也使另一條變得更加明白了。

        ????就代數、幾何、物理這一類學科來說,我建議采用我校優秀教師們在實際工作中使用的一種所謂綜合復習。這種復習有許多變式。例如,讓每個學生制作一個幾何圖形的模型,借助這個模型可以復習一系列重要的公式?;蛘呓處熤付▽W生們做出一些幾何圖形的示意教具,用它們可以直觀地說明好幾種定理。

        ????歷史、文學等人文學科的復習具有另一種性質。要把7、8節課所講的教材復習一遍,那就等于要讀40到50頁書。在這里,當然不能用講解新教材過程中所用的辦法來進行復習。要復習分量很大的教材,就必須好像站得遠一點來看它,以便使主要的東西看得更清楚,而次要的東西則不那么顯眼。如果學生在復習的時候把所有的東西從頭至尾地反復地讀,那就不僅會出現負擔過重現象,而且更重要的是材料的中心思想會被學生忽略過去,從而削弱了它們的教育作用。

        ????應當教給兒童從教材中解脫出來——即放過細節,抓住要點。你可以花幾節課的時間來復習歷史、文學的某些章節,具體地做給學生看,怎樣不用從頭到尾地讀材料而進行復習。學生的知識面越廣,其中能跟課堂上(以及課外)所要復習的材料“掛上鉤”的知識越多,對于教材的領會就越深刻。你要教給自己的學生(特別是高年級學生)能從次要的東西中抽象出來,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主要的東西上。這種技能是形成世界觀的基本功之一。

        還有一種復習方式。我在教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的時候,始終遵循一種在我看來是很重要的要求:讓學生在每門學科的聽課筆記里畫一條豎線,在頁邊上留下一條空白地方,把那些必須永遠牢記的東西用紅鉛筆寫下來。學生應當在翻閱聽課筆記的時候,著重復習這些規則、公式、定理及其結論(數學和物理——每周復習一次,化學——每兩周復習一次,生物——每三周復習一次)。

        ——蘇霍姆林斯基《給教師的一百條建議》節選





        上一篇:
        下一篇:
        WWW.1483P.COM